夏末夜私语

月光,青岚与萤火虫……这个世界不下雪

是吗……

《Bloodline》要出单行本了,嗯。
这是直到我看到漫友论坛上的宣传帖才知道的,如果没看到呢?
——那也就没看到了。
继续阅读
  1. 2009/03/31(火) 22:50:02|
  2. 喧嚣空隧[闇]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2

自我激励

当学习,游戏,工作、爱情不如意的时候,可以掏出小弟弟,凝视他,静思他所蕴涵之精神——能长能短,能粗能细,能伸能曲,能软能硬,学学他,眼前的困难算个鸟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是的,4月北京的展会,想出个本子。
  1. 2009/02/11(水) 22:03:41|
  2. 喧嚣空隧[闇]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4

只是读后感

鸟画的《动物园》第五话里,有个梦想造飞机的孩子小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三十多年前,爸爸和一些家里排行老二的孩子们,被很二的送到大港农场劳动。
不对,当年这曰之为“山上下乡”。
于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每天干农活,进砖窑背砖,吃的猪食一样,每天拿一毛七分钱。

爸爸会拉手风琴,他们有个小乐队。
乐队的“主唱”是城伯伯——我得喊伯伯,不过当年也是个孩子。
城伯伯家在北京,他的梦想,是有一天能开飞机。

这在当年来说,确实是天方夜谭一样。而且那时的年轻人都朴实,单纯,不会像我们现在一样天天把梦想二字挂在嘴上,顶多算是心中的一种美好憧憬吧,说是梦也不为过。

下乡回城了,十年过去了。
爸爸考上音乐学院,之后去大学做了音乐老师。
城伯伯呢?他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弄进了很多很多的精装军事模型。
他和同好一起,拼装着那些飞机坦克,在那个年代“宅”着这种爱好。
他们把这些精致的宝物拿出来办模型展览,打着军事科普的名义宣扬着爱。

又过了十年,他造出的模型直升机已经突突突地飞在天上了。
城伯伯的展览都办到天津来了。
那辆四个小伙子才能抬起来的1/8比例的坦克车,压得展馆门前的洋灰地上全是胎痕。

又是十年多了,有一天去爸爸家,发现他正在跟城伯伯视频聊天(俩大叔视频……真先进orz)
我问,城伯伯现在还办展览呢?还卖模型呢?

爸爸说早不干了,现在人家卖的是真正的飞机!
上次去北京,还用自己的小飞机带着爸爸上天兜了一圈呢。
据说,城伯伯在做私人飞机的生意,也有了飞机驾照和属于自己的飞机。

城伯伯终于亲自开着飞机了。

虽然哪怕现在,我也会觉得是天方夜谭的梦,但是城伯伯已经在蓝天翱翔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以我觉得,小勃的梦,有一天一定可以实现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补看了极乐鸟的《动物园》第五话。
大爷的……总在觉得无力继续的时候有这样被点燃了,大爷的为什么流泪了呢……
传送门>>>我想看鸟大的动物园05!
  1. 2009/01/21(水) 14:09:13|
  2. 喧嚣空隧[闇]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6

畏惧

除了当年的龙堡众,很久以来,我已经不曾在网络上结识朋友了。

说白了,是畏惧。

七八年前在我刚刚学会混论坛,泡BBS,每天上网就是挂着MSN跟群聊的朋友们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候,我没有觉得网络上的交情跟现实中有什么不同。那时候我愿意跟任何感兴趣的人接触,聊天,八卦或者谈心,我会盼望有朝一日大家见面一起玩,我毫无保留的投入着自己的感情。

后来,因为OR的事情,那个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让我如此投入的地方。

借口高考,我渐渐的隐去身影,从此,网络上的朋友不再真实。
我缺乏的并非信任,而是安全和实际的感觉。

所以哪怕在SR,在露,甚至在现在的西京,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小心翼翼去保持距离。
我很少开口,说话尽量保持礼貌和客观,很少与人私下交流,更别说表现得熟络。
主动微笑着接近的人,我会很感激,但是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
小S跟我说:“XXX说有点怕你呢,觉得你是严肃的人。”

其实,害怕的人是我才对。


当年曾经很重视的朋友,现在有几人会记得我呢?

翻老帐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只能再一次目睹当时自己怯懦的嘴脸。
但是如果不道歉的话,自己心里的愧疚感,也许会永远阻碍自己继续和别人交流吧……

那么……虽然迟了这么多年……
对不起,钟大,对不起,聍和BW。
我当时……什么没能做,对不起。
  1. 2008/12/08(月) 09:49:34|
  2. 喧嚣空隧[闇]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4

nothing……

我不是个自信的人。
或者说,是个很缺乏自信的人。

我难以进行自我认同,
我恐惧他人——尤其是我重视的人的否定。

看来,当年对父母的做法,
现在我又在重复了。
敏感到神经质的,抢先一步说出:
“不对,是我不需要你了。”
“是我的意思,我自己决定的。”

这样,就可以
不用听到那句话了吧……

Just because I'm losing
Doesn't mean I'm lost
Doesn't mean I'll stop
Doesn't mean I would cross

Just because I'm hurting
Doesn't mean I'm hurt
Doesn't mean I didn't get
What I deserved
No better and no worse

下了很久没有听的歌,
翻出很久未完成的图,
也许差不多,
该回来了。
  1. 2008/11/20(木) 12:11:40|
  2. 喧嚣空隧[闇]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波希米亚风格的斯巴达诗人

上邪

Author:上邪
地精之首领
小白之异类
跑团之废柴
手残之绘者

高等异界誓盟


+Site:夏末夜私语+

粉碎音波

星界投射

次元门

修罗场[绘] (29)
奔放之野[杂] (38)
喧嚣空隧[闇] (5)
约瑟园[爱] (23)
双生天堂[私] (0)

魔法警报


脚底抹油

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

行动自如


魔戒同人志>>>前往
Vocaloid同人志>>>前往
《防萎日報》>>>前往